听风小说 - 网游小说 - 乱世栋梁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一十六章 故地重游

第一百一十六章 故地重游

        武州川东,武州塞附近,李笠站在巨大的石窟面前,看着窟内的高大佛像,那一世的记忆被勾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,他来过,算是故地重游,当然,那是一千多年后的“现代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处,在后世被称为云冈石窟,是大同很有名的旅游景点,所以,武州川东端出口外的恒安城,应该就是后世大同城的前身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是拓跋氏魏国的国都平城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笠仔细看着眼前石窟里的佛像,想着历史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拓跋氏的魏国,还是以平城为国都时,和平初年(和平是年号),有僧人得魏帝信任,于平城以西武州塞,凿山石壁,开石窟五所。

        每窟各有一座佛像,高的有七十尺(七丈),略低的也有六十尺(六丈)。

        凿山开窟建佛像,这一浩大工程持续了将近六十年,到正光五年停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魏国的国都早已南迁至洛阳,皇族改姓,由拓跋氏改为元氏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光五年,魏国北部边境六个军镇,接连爆发叛乱,随后撼动了整个王朝,是为六镇之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场大乱,改变了元魏的国运,武人群体崛起,将被腐朽贵族、士族把持的王朝踢得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平城,早就因为国都的迁移,渐渐变得冷清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距离石窟的开工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年,李笠看着眼前这些气势宏伟的大佛像,以及附近静静流淌的武州川水,想着周边形势。

        武州川是河谷,也是一条古道,为沟通南北的通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草原上的部落大举南下,翻越阴山之后要进入河东,主要中转地点之一是平城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要从阴山南麓前往平城,就得入苍鹤陉(参合陉),走武州川,出武州塞,抵达平城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条路,可谓草原部落南下的必经之路,平城(恒安)北边,又有“白登道”,直通草原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只“堵”武州川还不行,恒安本身也要加强防御,这个城所在位置太重要了,对于代、朔地区,是重要的北面门户。

        代、朔地区,又是并州太原的北面门户。

        汉初,汉、匈交战,汉高祖刘邦被围的“白登之围”,就发生在平城东北的白登山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,匈奴大军就是沿着武州川南下抵达平城,将冒进的汉军围在白登山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数十年,汉武帝时期,元光二年,汉军意图引匈奴入伏击圈予以歼灭的“马邑之谋”,匈奴大军就是出武州塞,前往马邑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曹魏时,鲜卑拓跋氏徙居阴山南麓的盛乐,慢慢发展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晋时天下大乱,拓跋氏以盛乐为国都,建立代国。

        拓跋氏的代国,为苻坚的秦国所灭,但后来,晋、秦淝水之战后,苻坚的秦国土崩瓦解,拓跋氏很快复国,但国号不是“代”,而是“魏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拓跋魏国很快壮大,向北,征服草原各部,向南,与慕容燕国争夺代、朔地区,双方交锋,有来有往,武州川是兵马行进的必经之路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魏国击败燕国,将国都从盛乐搬到平城,武州川成了连接新旧国都的要道,往来商旅众多,十分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由此可见,这条通道对于草原势力和中原势力有多重要,而平城,就是关键的门户。

        草原势力掌握了平城,等于掌握了南下的大门,能对河东乃至河北形成战略优势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平城往南,破雁门关,可直达并州晋阳,乃至席卷河东;

        从平城往东或者东南,经由太行山各陉,可以进入河北地区。

        拓跋氏的魏国,就是以平城为据点,渐渐把疆域南扩,将河北纳入治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中原势力掌握了平城,进可北攻,退,可将草原势力挡在门外,保护河东,保护河北。

        平城(恒安)位置的重要性,李笠自己都能琢磨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楚军一旦对河东发动进攻,必然“引爆”楚、齐、周三国决战,而突厥极有可能趁火打劫,始终是一个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幽燕道行台、幽州刺史王琳,向他建言,要灭齐国,必须先取恒安(平城)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来,才可以切断突厥干涉楚军平河东的一条重要通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要取恒安,不如顺便收拾突厥,让对方接下来数年都不敢南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收拾突厥的最佳时机,就是在冬天,因为这时许多突厥部落会抵达阴山南麓过冬,聚集在盛乐一带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旦齐国求救,获得知楚军攻齐,对方就会沿着武州川南下,趁火打劫。

        却正好撞进楚军的陷阱之中,然后,楚军全力进攻,给对方以重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笠觉得这个战略构思不错,齐军如今已经没有战略进攻的能力,只要楚军动作足够快,赶在齐军反应过来前,把突厥大军打崩,新局面就打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提前和突厥来一场大决战的风险不小,但是,他有把握打赢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才有了一系列的准备,耗时大半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此次御驾亲征,并不是因为在开封听了军校学生的推演,才临时起意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楚军拿下恒安,立刻开始大兴土木,将其变成大型要塞,驻扎重兵,支撑武州塞,扼守武州川。

        驻军会装备火炮,以炮护塞、护城,能够在暂时没有援军的情况下,从容“超度”南下的游牧大军。

        武州川全程可视为为狭长河谷地形,但相对来说,还是宽了些,两侧并非完全不能翻越的绝壁险峰。

        冷兵器时代的武州塞,想要完全挡住敌人,驻军人数不能少,并要修筑长墙把整个河谷拦起,构成巨大的堡垒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如此,挡不住沿着河谷进攻的大量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有了火炮,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守军用火炮防御武州塞,除非内部出问题,否则武州塞绝不可能沦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眼前的佛像,一动不动,身后远处,道路上车水马龙,大量被俘的突厥各部部众,以及许多牛羊马,沿着道路向东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押送俘虏的兵卒们,一个个兴高采烈,他们追击敌人,持续了十几日,极度的疲惫同时,是极度的喜悦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桑乾城一战开始,官军追着突厥人猛打,这十几日来,大小战斗打了不知多少次,战功有了,俘获有了,谁能不高兴?

        但高兴的人不止将士,河谷南边,有数骑向北疾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穿过东进的队伍,涉水渡过浅浅的武州川水,赶到石窟那里,向皇帝通报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河谷南面,石窟佛像对面,找到了煤矿矿脉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笠对这个“喜讯”毫不意外,他既然“故地重游”,来过云冈石窟,当然知道在石窟对面(南面),有一个很特别的旅游景点:

        晋华宫国家矿山公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矿山公园,是曾经的晋华宫煤矿,开采规模很大,所以,李笠确定石窟对面的山坡内,肯定有大量煤炭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:

        魏国之前在武州川开凿石窟时,也曾经派人在南边挖过窟,却发现这里有石炭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地质原因,石窟集中在武州川北边,南边依旧是青山,而当初遗留下来的石窟遗址,以及当地人为了取石炭而挖的矿洞,为进一步的矿脉勘探行了“方便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李笠从一开始拟定战略的时候,就决定带着勘探、采矿人员出击,等拿下恒安后,立刻在石窟对面勘探,确定煤炭矿脉,然后开矿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只是浅层开采,预期采矿量也是不错的,有了充足的煤炭,等于有了充足的燃料,大同..恒安驻军,就能舒舒服服度过一个个严冬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发展自徐州的煤焦油提炼工艺已经成熟,会让驻军拥有充裕的火油,给沿着武州川来恒安“作客”的游牧大军,送去诚意满满的“火之祝福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笠举目远眺,看着南方那片起伏不定的山坡,看着这陌生但确实“曾经来过”的地方,感慨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原尚未统一,对外的攻势,就只能告一段落了。